月博首页yuebet8.com-图片联盟_返利网

月博首页yuebet8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而后,秦雨阳就拨通苏冉秋的电话:“小秋,我晚上不回来了,你自己吃好睡好,别等我了。”

看他们两个零号受受相互,秦雨阳翻着白眼儿受不了。

反正渣男那些财产也不是自己所有,秦雨阳没有一丝留恋。

回程的路上一个妹子碰见了他,只见妹子的嘴巴张成O形,惊讶地追上来:“天呐,你是新生吗?我可以认识你吗?”

扔下手机一看,自己那有一双怯怯的手,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作案;被他开口一吓就缩了回去。

这开心得,让秦氏夫妇心都碎了,以为他在监狱里吃了不少苦,终于知道父母的好了。

凌晨两点钟,距离苏冉秋给渣男的对象发信息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。

可是秦雨阳已经快被吓die了好吗,这是龙,传说中的翼龙……

左不过是回到家又受了委屈。

“嗯,找我哥还是找我呢?”秦雨阳说。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景煊炽热的眼神藏在昏暗中,眼神带钩子一样,把隔壁的男人从头到尾描绘了一遍,充满了龙族特有的贪婪和占有欲。

他想,如果只是空虚寂寞冷,应该不会犯心脏病的。

瞧见这样嬉皮笑脸的弟弟,秦雨顺心想,虽然混账了些,却不记仇。

秦雨阳想想也是,自己回来快一个月了,是时候放松一下。

“是雨阳的意思,他亲口说的。”秦妈的声音没有抑扬顿挫地说着:“你的意思他明白了,所以决定收回这份心意。”

“哦,你说对了,我家就是暴发户。”景煊不以为耻地坏笑:“德尔维亚的首富,需要我为你科普一下吗?贵族少爷?”

苏冉秋也跟着勾起了嘴角,心里面一阵轻松,就像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
这是个无解的题,有可能龙的审美观跟正常人不一样?

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秦雨阳尝试着在奔跑的过程中变身。

苏冉秋清醒之后,想当自己被狗咬了一口。

“……”龙族青年一秒钟从喷火龙变成屁颠屁颠的皮皮龙,让收拾衣服就收拾衣服,让下楼放水就下楼放水,绝不哔哔半个字。

“额……”秦雨阳内心是崩溃的,和那头翼龙?这么重口?

“没说什么,就是让你早点回来。”苏冉秋吸了口气,静默了两秒:“那……挂电话吧,我等你回来。”

上法庭和当奴隶,两样都同样折磨人,金洛心如死灰地垂着头。

除非自己去自首,承认案发现场是自己动的手脚,并且证明凶手不是沈慕川。

“没什么。”景煊若无其事地说。

C大,法学系。

秦雨阳坐在便宜哥哥的豪车中,看了一眼时间,然后嫌发短信太磨叽,就直接拨了一个电话过去:“小秋?”

“好了。”秦雨阳在龙背上坐好之后,伸手摸了摸景煊的脖子。

可是摸着良心说句实话,这个哥真的不好?

虽然他不是天然GAY, 可是在同性和异性之间, 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同性。

“行。”林助理摸摸胸口,他怎么觉得老板跟弟弟关系缓和的情况,就像谈了恋爱似的,那种小心翼翼的呵护……

“那真是不错,我很乐意帮你们主持订婚礼。”克雷格教授合不拢嘴地说:“恭喜你了。”

记忆中苏冉秋的形象在他心里很彪悍坚韧,自己一个人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,哪怕遇到坎坷,也打起精神来硬抗。

如果秦家真的是狼族世家,那么这只蠢货一定是隔壁王姓迪鲁兽的产物。

“不,纯粹是因为我讨厌暴力的男人。”秦雨阳特意睨着他说:“特别是殴打自己伴侣的人。”虽然抓奸会激动人之常情,但这不能代表打人就是对的。

路程差不多开到一半,苏冉秋才回过神来,望着窗外说:“你带我去哪里?”

“花这冤枉钱干什么?”苏冉秋嘴上数落着,表情却啪地一下眉开眼笑。

借此机会秦雨阳的正装照片流传了出去,微博上的吃瓜群众,大多数不是看内容,而是舔颜。

秦雨阳和褚凤加入战斗,起到了很好的拉怪作用,每次都能把人群引到翼龙的攻击范围……也算是很努力了。

这只英俊狼族的额头上,月牙形的印记清晰鲜明,一看就是纯血。

老井眼神失望:“可是川哥就盼着您去,他现在谁也不信……”

等等,莫非是秦默战神托付儿子来投靠第一大学?

于是银狼来到秦雨阳面前:“你和翼龙怎么了?”那天在克雷格教授的住处,他们就约好了今天一起组队。

那头威武的银狼,不但没有闪躲,反而怒吼一声迎头顶上。

一会儿手机收到一个定位,是住宅区,也就是说,今天要登陆总裁哥哥的秘密花园。

“我说之前你心里没点数吗??”秦雨阳说,自己哪里看起来像零号了?

应该是想起了昨天黄毛的惨状,他面露担心。

“好。”秦雨阳点点头,步伐从容地走了过去:“我叫秦雨阳,请问你贵姓?”

沈大佬搁在自己衣领上的手也没有放开,让秦雨阳总是提心吊胆。

江逐浪走到自己车头边看见这一幕,两条腿就像石化了一样,根本走不动路:“……”那家伙,竟然载着人跟自己比赛。

“嗯?说什么呢?”秦雨阳没听清楚。

黄毛目瞪口呆地:“你丫是随便?”他怎么觉得不太可能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听到这里,垂着的眼睑无声地动了动,因为秦雨阳越是这样,他报复的念头就越是没有办法理直气壮。

终于到了第一大学的食堂,秦雨阳很吃惊,这是中世纪豪华辉煌的殿堂吧,走进这里之后,感觉自己整个人也跟着变成了贵族。

“啊,这样当然最好了。”克雷格教授笑眯眯地为秦雨阳答应下来。

他不是真正的秦雨阳,也不爱这对溺爱了秦雨阳二十七年的夫妇。可是天下父母心,他作为晚辈心里很尊重,没有不当回事的意思。

责编: